当前位置:首页>dog porn tube

丝绸之路评论:

游客 (2020年07月30日 )

这是我看到李小龙最精彩的片段,出手前的放松状态和震撼的爆发让人大饱眼福

游客 (2020年07月30日 )

剧情不错 但是这个剑南春出现的次数太多

游客 (2020年07月30日 )

总体来讲还是很木纳,差点味道。

游客 (2020年07月30日 )

第一次见酱酱,在别人的视频底下评论

游客 (2020年07月30日 )

演什么都总感觉像个痞子,他适合那种角色,但是这种潜伏者的类型对他来说确实是个挑战,虽然很失败,希望以后演技会好些吧许多人喜欢乱喷,你们来演,怎么样

游客 (2020年07月30日 )

就四部半都看过,但龙争虎斗是巅峰

dog porn tube 简介:
您正在免费观看的是dog porn tube ,第一财经·2020-07-10 10:57作者:上午市场零距离 责编:朱梦韵文章作者上午市场零距离打开第一财经APP,播放体验更佳
和平村的贫困户共130户500余人,是广西恭城瑶族自治县平安镇贫困户最多的一个行 村。2018年3月,常全新从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来该村任第一 ,挑起了扶贫重担。上任之初,他挨家挨户走访,把所有贫困户按姓名、住址、路线和致贫原因等要素分别画在纸上,成为他的“扶贫作战地图”,针对性地开展扶贫工作。在帮扶的同时,常全新多方争取资金,修通了困扰全村10多年的农业灌溉水渠,结束了种田种地“看天脸色”的历史。他还与村民同吃同住,带领群众种植油葵、莲藕、油菜花达300多亩,让全村前前后后成了一片“花花世界”。和平村通过卖藕、榨葵油、发展乡村旅游,拉动了餐饮和住宿业。常全新还动员村民种植了千亩柑橘,开办了扶贫车间,建立了光伏发电站,让村集体经济收入逐年递增。两年多来,哪条路、哪座房、哪块田、哪块地,常全新都能做到一清二楚。如今,和平村已经实现了整村脱贫。↑2020年7月8日,常全新在展示他的“扶贫作战图”。CICPHOTO/刘教清 摄↑2020年7月8日,常全新(中)帮助村民修建被洪水冲毁的水沟。CICPHOTO/刘教清 摄↑2020年7月8日,常全新(左)与村民划船去查看花卉基地。CICPHOTO/刘教清 摄↑2020年7月8日,在莲藕田里,常全新(右)与村民一起喷药杀虫。CICPHOTO/刘教清 摄↑2020年7月8日,常全新(左)在走访村民时,残疾人、贫困户吴长江抓住他的手想留他吃饭。CICPHOTO/刘教清摄↑2020年7月8日,常全新(左)与一名村民聊天。CICPHOTO/刘教清 摄↑2020年7月8日,常全新(右二)在田间帮游客拍照留影。CICPHOTO/刘教清 摄
黄志千:新中国首任飞机总设计师  今年7月5日,是我国自主设计制造的第二代歼击机——歼-8成功首飞51周年的纪念日。51年前的这一天,歼-8腾空而起翱翔蓝天,战机用呼啸声向全世界宣布:中国有了自主研发的高空高速战机。  这一飞,让共和国自此有了生命力强大的种子战斗机——歼-8战机由此衍生出多个型号,以庞大的家族守卫着祖国的长空。  我们将镜头投向国之重器的背后,歼-8总设计师黄志千走进人们的视野里。在他51年短暂的生命里,黄志千在我国航空领域做了诸多开创性工作:参与组建新中国第一个飞机设计室,培养出第一代飞机设计团队,主导设计第一架自主战机歼教-1……在歼-8之前,国产战机设计负责人均无总设计师头衔,黄志千被誉为新中国首任飞机总设计师。  “他们重视的是航空工业之创建,而非个人问题。回顾当年,他们报国有心,而无利己之念……”黄志千爱人的评价,是这位航空巨匠一生的追求。他开启了我国自主设计飞机的先河,扛起歼教-1、初教-6、强-5和歼-8等多型战机研制重任;他倾尽毕生精力培养人才,探索形成的飞机设计理念,奠定了我国飞机设计基础。  歼教-1的技术难度在我国当时的航空工业史无前例  黄志千,出生在长江边上的淮阴小城。他取名“志千”,顾名思义就是“志在千里”。少年时期的黄志千,凭借过人的勤奋,自学考入上海交大机械系。  学生时代的黄志千,就不同于常人。他的大学同学、航天专家王子仁回忆说:“志千性格内向、寡言谈,因络腮胡很密,面目虎虎然,同学们亲切地称他‘黄老虎’。”  沉默寡言的背后,是他对事业特有的专注与细致。别人要反复修改的机械设计图纸,他往往一次就能制作成型。  留学英国时,黄志千抓住难得的机会,刻苦学习航空设计技术。当时,英方禁止中方人员进入设计部门,还封锁了核心技术资料。但优秀的黄志千被英方破例选中,负责机身后部结构设计。  1947年,英国伦敦郊外,一架“流星”喷气式战机灵巧地在云朵中穿梭,最高飞行速度达到975公里/小时,创造了飞机飞行速度的世界纪录。看着自己参与设计的飞机试飞成功,黄志千心中有了新的希望:有朝一日中国也能制造出喷气式飞机。  新中国成立后,黄志千回到祖国,担任航空工业局飞机设计组组长。  不久,他便主动提出,离开北京到东北,设计制造我国第一型喷气式战机——歼教-1。  当时,新中国的飞机设计制造业几乎是一张白纸。为数不多的设计人员,见过喷气式飞机的人屈指可数。缺少技术资料,技术人员就从科研院所借来外文资料,边翻译边学习;缺少试验设备,他们就自己动手,焊接加工。  “图纸是工程的基础,一定要严格遵守制图规定,练好基本功……”飞机结构强度专家冯钟越回忆说,黄志千对待工作异常严谨,培养年轻人耐心细致,经常一边帮着修改设计问题,一边给大家示范讲解。  当时,歼教-1设计图纸多达上万张。为了确保上百人设计的图纸协调一致,黄志千通宵达旦地审核把关。为了尽快让年轻人练好基本功,黄志千会在图纸上进行详细地修改和批注,便于设计人员及时发现图纸问题、提高设计图纸的能力。  在飞机设计过程中,设计人员发现新机型常常出现颤振问题。当时,正值东北的冬天,风比钢硬、钢比风冷。但是,团队上下攻克难关的意志坚如磐石。在多数东北人选择“猫冬”的时候,黄志千带领设计人员拖着木质战机模型,顶风冒雪跑到城市郊外,进行风洞试验。  “每次试验,他都在场,像守望自己孩子一样,观察战机的一举一动。”顾诵芬院士回忆说,长达2个月的时间,黄志千带领设计人员一起梳理试验现象数据,确保了战机两侧进气设计的可靠性。  千辛万苦,终于等到新型战机诞生之日。这一天,黄志千激动不已——  1958年7月26日,在北陵机场,当信号弹划破天际,歼教-1呼啸着向跑道滑去,轻盈地飞上蓝天,成功做出多个高难度动作。  飞机着陆后,黄志千和在场的设计人员高兴地欢呼起来。他们有足够理由自豪,因为“其技术难度在我国当时的航空工业史无前例”。  如今,人们已无法想象,研发者当时在完成这“惊天一飞”时所拥有的巨大决心与勇气。  他为天空而生,又在天空陨落  20世纪60年代,美军高空侦察机常常侵入我国领空,我军雷达“看”得到,但战机“够”不着。研制一款速度快、航程远、战斗力强、能与当时世界同类型战机相匹敌的“竞争机”的重任,就落在黄志千和他的同事们肩上。  当时,我国仅具备仿制第一代超音速战机的能力,直接跨越到自主设计2倍音速战机的水平,难度可想而知。  从系统原理到成品附件,再到试验方法,每一次艰苦攻关,都烙上了那一代人历经磨难、不懈奋斗的集体印记。  在歼-8研发工作取得一定进展时,战机“心脏病”的问题成为他们前行的“拦路虎”。  一次会上,大家争论:是安装一台全新研制的国产发动机,还是安装两台经过改进的歼-7发动机?大家各抒己见,争论不止。  “某型飞机因为没有成熟发动机而不能定型,这个教训我们必须汲取,我们不能再重蹈发动机拖飞机后腿的覆辙!”黄志千权衡当时国内的技术条件,冷静地提出应采取较为成熟的“双发方案”。实践证明,这一选择大大缩短了战机的研制时间,有效规避了技术风险。  为了让战机更符合部队需求,黄志千带领联合调查组,走遍空军部队、院校和机关,收集部队对歼-8飞机总体方案的意见300余条。  受当时导弹至上的潮流影响,歼-8飞机起初设计时没有安装机炮。与一线飞行员深入交流后,黄志千得出结论:机炮仍是必备的重要武器,要在歼-8原有导弹方案基础上增加一门机炮。  “我们技术上出现了失误,志千同志不是责难,而是经常鼓励我们如何去消除失误。”一本泛黄的《歼-8型飞机强度计算原则》小册子,一直放在管德院士的案头。这些年虽接触到不少先进飞机制造理论,但管德院士将这本小册子一直珍藏至今。  有一次,黄志千发现年轻的管德对一个技术问题认识不到位。他带着管德对一组组数据进行比对,还给他讲解国外先进设计理念。见他听得意犹未尽,就把自己编写好的《歼-8型飞机强度计算原则》小册子送给了管德。  在黄志千的激励下,管德顺利完成了歼-8飞机气动弹性设计工作,建立了一整套颤振计算程序,奠定了我国航空气动弹性专业的基础。  他为天空而生,又在天空陨落。1965年5月20日,黄志千带队前往欧洲考察时,乘坐的班机失事,他不幸遇难。  此时,距批准歼-8战机研制方案仅仅3天。  “天空没有留下我的身影,而我曾飞过。”这位航空赤子以悲壮的方式告别了他挚爱的飞机设计事业。他的学生们继承了他的遗志,成功把歼-8战机送上祖国的蓝天。  在30多年的服役岁月里,歼-8战机一直翱翔在祖国蓝天,以出色表现捍卫着祖国的海空安全。  航空工业是“生产”英雄的流水线  与黄志千共事的人,都听过他提出的“苗子、尖子论”:“要注重发现和培养技术拔尖的尖子和技术不那么拔尖、却也有很好潜力的苗子。苗子出尖子,尖子带苗子,苗子带全体,互相促进,搞活人才队伍。”  在黄志千的眼里,顾诵芬无疑是“尖子”的代表——早在歼教-1研制初期,年仅26岁的他即被黄志千委以设计飞机气动布局的重任。  时至今日,年过九旬的顾诵芬院士仍然记得恩师的教诲:“志千同志对我们这些晚辈十分关心,要求我们有严格的工作素质,培养了我们良好的设计习惯。他常说,‘这些青年人,将来是我国飞机设计的宝贝,要把他们的基本功练好,练扎实。’”  1985年11月,歼-8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。获奖名单中,顾诵芬的名字赫然在列。此时,距恩师黄志千逝世已过去了整整20年。  “新生事物总会有失误,知错就改,不要考虑个人得失。”获奖后的顾诵芬,脑海中闪现的不是战机首飞成功时的庆祝场面,而是老师这句朴实温情的话语。  20世纪60年代初,顾诵芬担任歼-8气动布局设计的副总设计师,为了战机上的一处改进设计进行了大量数据计算。不少人对他的行为表示不解。黄志千了解情况后,鼓励顾诵芬坚持大胆创新,直到做出最好的设计。  在“飞豹”战机总设计师陈一坚院士的眼中,黄志千是一位近乎苛刻的老师。  一次,黄志千问他一项技术数据,他凭记忆随口而答。黄志千带着他一起查阅资料,并语重心长地说:“设计师要有严格的技术素养,要认真查资料,记忆难免有失误,万一失误,后果就很严重。”  在航空工业专家李在田眼中,黄志千是一位平易近人的长者。来国营112厂(航空工业沈阳飞机工业集团公司前身)之前,李在田就听说过黄志千的鼎鼎大名。原以为这位名设计师高不可攀,可接触一段时间后,他笑着说:“黄总为人谦和,事无巨细,有问必答,从不厌烦,也无傲气……”  长期与黄志千共事、后任某设计所所长的张仲秋,评价黄志千是“干实务、求实效,却不事张扬;满腹经纶,却不轻易外露;有远有近、远近结合、有板有眼,步步稳妥推进,质朴无华……”  当这些碎片化的记忆整合起来,就是对这位功勋卓著的航空巨匠最好的追思。黄志千影响的不只是一代人,而是几代航空人。  一颗星星陨落了,但天穹依然群星灿烂。在黄志千的带领下,沈阳飞机设计研究所成为名副其实的“飞机设计师摇篮”。昔日稚嫩的苗子,很多成长为专家、院士、飞机设计单位领导,成为航空领域的开拓者和带头人。  有人说,航空工业是“生产”英雄的流水线。沈飞4位英雄黄志千、徐舜寿、高方启、罗阳将最后的生命定格于51岁。在他们的身后,一代代航空人,继承了前辈们“航空报国”的崇高理想,为研制先进战机呕心沥血,使中国航空事业实现了从总体跟跑、主体并跑到实现领跑的历史跨越。   云 川
新华社北京7月10日电(记者齐中熙)6月,民航全行业共完成旅客运输量3073.9万人次,同比下降42.4%,但增速较上月回升10.2个百分点。民航局航空安全办公室副主任吴世杰10日在民航局例行发布会上介绍,自2月以来,民航全行业旅客运输同比增速逐月回升,6月旅客运输量同比增速较2月提高42.1个百分点。分航线看,6月国内、国际航线分别完成3059.9万和14万人次,分别恢复至去年同期的64.7%和2.3%。上半年,全行业共完成旅客运输量1.5亿人次,为去年同期的45.8%。其中,国内、国际航线分别完成1.4亿人次和851.9万人次,分别为去年同期的48.6%和23.5%。此外,6月民航全行业共完成运输总周转量60.5亿吨公里,同比下降42.8%,增速较上月回升7.2个百分点。吴世杰说,自2月以来,行业运输生产逐步恢复,6月运输总周转量同比增速较2月提高31.1个百分点。分航线看,6月国内、国际航线分别完成44.2和16.3亿吨公里,分别恢复至去年同期的65.9%和42.1%。上半年,全行业共完成运输总周转量319.1亿吨公里,为去年同期的50.8%。其中,国内、国际航线分别完成207.4和111.7亿吨公里,分别为去年同期的51.4%和49.8%。吴世杰表示,新冠肺炎疫情对民航行业造成巨大冲击,2月份行业亏损246亿元,创历史单月最大亏损记录。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重要成果,航空市场需求逐渐恢复,企业效益形势持续向好,民航行业亏损逐月减少。6月份亏损76.2亿元,较2月份减亏170亿元,较5月份减亏38亿元,其中航空公司、机场分别较上月减亏15.3亿元、2.1亿元,保障企业整体利润较上月增加20.6亿元。整体来看,二季度行业亏损342.5亿元,较一季度减亏38.5亿元。
河南许昌市解决百姓关键小事,打造十五分钟便民圈  许继社区的幸福密码(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)  15分钟能干什么?在河南省许昌市许继社区,不少居民这样回答——“去公园健身!”“到书屋充电!”“去生鲜店买菜!”  一趟拳、一本书、一把菜,折射出百姓生活节节攀升的幸福感。这些幸福源于许昌市倾力打造的15分钟便民圈。解决群众的关键小事,许昌舍得投入,连续多年民生支出占到一般公共预算支出70%以上,构建起生鲜便利圈、养老服务圈、休闲健身圈、医疗卫生圈、智慧阅读圈等5个15分钟便民服务圈。  5个服务圈,带来便利新生活  许继社区成立于2002年,辖区7500多人,60岁以上老人有1100多人,如何解决老人“最上火”的看病难?  社区创新服务,依靠医疗卫生圈,签约家庭医生,让医疗资源下沉,实现精准对接。  不光是医疗卫生圈,5个15分钟服务圈环环相扣,给社区居民带来便利生活。  “我们老年人有了好去处,平时在社区日间照料中心,能下棋、打牌、画画,不想做饭时,还可以吃营养套餐。”81岁的张桂芳说。  家门口能“托老”,也能“托小”。“80后”李洪伟说,过去最愁孩子放学早,无人照看。如今放学后集中托管,有退休教师辅导,他和妻子可以安心上班。  许继社区居委会 总支 范学 介绍,社区将15大类160项工作整合为“一有七中心”,即一个社区 校和文体活动中心、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、便民服务中心、综治中心、儿童服务中心、卫生服务中心、志愿服务中心,构建5个便民圈,服务全方位升级。  服务有量更有质,退休生活也精彩  每天下午,退休干部郑建华雷打不动来到文体活动中心,打上一个半小时乒乓球,“出出汗挺好,这不,体重下来了,血压也恢复正常了。”  “社区靠群众,群众靠活动,活动靠文化。”范学 说,“服务中心盖得再漂亮,没人愿意来,还不是空壳子?”  老范坦言,刚开始搞活动时,组织松散,群众积极性并不高。为了打开局面,他们挨家挨户摸排,大家伙想玩的、爱玩的多搞,一个个兴趣社团建起来,人气旺了起来。  如今,不少老人忙了起来,参加志愿服务队,共建和谐社区。范学 介绍,社区组建了38支专业志愿者服务队,有1100多人定期开展社区义诊、家电维修、法律服务等志愿活动。  当群众贴心人,打通服务“最后一米”  走进社区 群服务中心大厅,墙上的一本本《民情诉求》格外醒目。翻开细看,每个问题是什么,解决了没有,一目了然。范学 说:“服务圈再好,也要有人干,打通便民服务的‘最后一米’。”  干社区工作15年,范学 遇到最难的一件事就是更换电梯。前年,社区5栋楼的10部电梯到了使用年限,可由于历史原因,没有维修基金,更换电梯的资金没着落。范学 先后组织了5次居民议事会,他和同事们半个月跑遍了320户居民,磨破嘴皮子,一个个疙瘩解开了,全体居民达成一致,集资更换了新电梯。  社区服务连民心,范学 有了个绰号——“幸福村村长”。范学 说,当好这个“村长”,就要和大家打成一片。老范和老年乐队组建起100多人的“ 之声”合唱团,唱起了《新时代 新征程之歌》《合格 员之歌》……  听,一支又一支幸福歌声从社区传出,多么悦耳、多么动听! 常 钦 毕京津
除了"dog porn tube "你也可能喜欢以下影片: